Editorial Blog

169期—編者的話

快來看看kidults背後製作團隊的心底話! 

《等待最讓人期待》

早前與朋友一起上了一堂陶瓷班,我對陶瓷的最深刻印象莫過於在經典電影《人鬼情未了》的其中一幕,男女主角一同用陶瓷拉胚機製作陶瓷的情節。但因為我們是初學者的緣故,導師建議我們先嘗試手捏的方法學做陶瓷,結果反而讓我感到喜出望外。

我其中一位朋友閒時都會自製麵包,當導師教授了基本的手捏陶瓷技巧後,她很快就拿捏到當中的巧妙之處。相比之下,一向做手作都不太好的我,多次仍未拿捏到搓泥團的力度及方法。當我正想放棄的時候,導師向我們訴說她喜歡上陶瓷的最大原因,就是它可以給她不停嘗試及不怕失敗的機會。因為陶泥的特性是可不停的搓揉,造成你想展示出的模樣。大概是這句當頭棒喝的說話,令我成功做出了第一件屬於自己的陶瓷作品。

副編輯

Kathy

《走半步,停半步》

作為應屆文憑試考生,「躊躇」是我面對公開試時最真實的感受。

疫情開始之際,惶恐不安的氛圍籠罩著整個城市,而我們這群中六生迎來的更是數之不盡的挑戰。畢業試只走到一半,老師們準備的補課亦只到一半的進度,甚至連家中的口罩存量也只剩下一半。

走半步,全心全意地預備每科需要複習的內容,當時卻連文憑試是否能順利開考仍是一個未知數;

停半步,在公開試確認延期一個月後,又要重新規劃自己的溫習時間表;

走半步,踏進試埸的那一刻,心中只期盼能夠不負六年的寒窗苦讀;

停半步,在公開試結束後,自己因而空出很多時間,正渡過着學生生涯中最長的假期。

反覆不斷地向前走半步、原地停半步,內心對於未來的恐懼沒有絲亳的減少。

有時候,我望向前路,猶如從山洞中觀海,只看見海的一角。

但願走出山洞後,前方是一片遼闊無邊的海洋。

 

學生記者

Samuel  英皇書院  F.6

《中二病》                   

小時候的我不敢和陌生人說話,和年齡比我大的人說話就會渾身不自在。直到中學畢業前,我在老師面前永遠都是個乖巧、順從和文靜的學生。「溫文有禮,內斂含蓄。」我的成績表上總有這句話。內斂來自害怕,怕有不好的評價,安靜乖巧是最安全的。

再長大一點,我更常聽到的評價是:成熟。雖然現在的我有點討厭這個詞語,覺得用「成熟」來形容別人有些專橫自我,但當時的我卻沾沾自喜。那時腦袋空空的我,被「開明」的長輩問到為甚麼不拍拖時,便回答了:「沒有意義。」因此獲得了「成熟」的評價。老實說我不懂甚麼是成熟,那時候我只覺得被稱讚了。小世界的人們都在歌頌成熟,我就以此為傲。喜歡中文的人形象很好,我也以為自己喜歡中文。

長大後的世界很大,發現標準越來越多,評價我的不再只有長輩。有了自我,越想做好,越對自己有所期待,但越無法忽視每雙眼睛。四年前我在朋友的鼓勵下,豁出去加入了kidults,也做了很多其他嘗試,希望跳出小世界,卻依舊膽怯顧忌。然後便對自己感到厭惡失望,失去熱情。但我最近發現,原本我一直被這種等待評價的自我中心思維影響著,或許是時候拋開形象和評價,專注在要做的事情上。比起成為討人喜歡的人,我應該要先努力成為可以把事情做好的人吧!

學生記者

香港城市大學 Ronica Year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