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orial Blog

169期—編者的話

快來看看kidults背後製作團隊的心底話!

Be kidults

數數手指,原來用十隻手指已經不足夠去計算我在kidults的歲月,足足在這個崗位12年了。時至今日,我還在想kidults是怎樣煉成的。其實要成為真正的kidults,都是取決於心態,在kidults雜誌中長大學會勇於嘗試,面對現實世界與理想的角力,每次製作內容時遊走於創意與限制之間,完成後都很期待新一期的面世。

每次有新的學生記者加入,我也分享當年「膽粗粗」自薦成為雜誌首位攝影記者,回憶充滿了當時總編輯妍姐和其他記者的汗與淚,後期當上編輯又與另外兩位編輯阿Nic和阿屎、以及設計部的Jack、妍妹、Slash和Keris渡過幾個寒暑,快樂與失落交織出幾個kidults時代。我沒有忘記過kidults的宗旨與任務,但時間會把青春帶走,青春少了衝勁也減退,可幸的是新一代的小記和助編都把熱情全力投入到團隊中,好讓kidults繼續迎接新挑戰。

作為老牌kidults,我可以告訴你,就是好奇心和批判的思考令我們成為kidults,成為一種年青正面的生活態度。

編輯

Ho Yin

《青春告别式》

今年夏天是我人生最後一個暑假。從前覺得埋首苦讀一整年,一定要好好用盡暑假才算「無悔青春」。

人生經歷過十多個暑假後,對夏天已不大憧憬。昔日與男校兄弟幫一行十多人浩浩蕩蕩到石澳,喝啤酒、曬太陽的日子;今天已變成與三兩知己在冷氣地方避暑,大概這就是成長的痕跡吧!

2020年夏天也有近半時間在當全職實習生,告別了從前老是睡到日上三竿的惡習,迎來的是朝九晚五的辦公室生活。

青春𥚃最後的一個夏天,也是一場向青春說再見的告別式。相信大家今年也過了一個終生難忘的夏天吧。

學生記者

Henry 香港恒生大學  Year 3

在種族歧視過後。。。

電影《非常4女婿》講述一個法國天主教家庭Verneuil一家,Verneuil有四位千金,其中三位分別嫁了給信奉不同宗教的阿拉伯人、猶太人和中國人。而待字閨中的小女兒,亦即將要嫁給非洲人,整套電影就在這麽一個複雜的背景下展開。可是,細心想想,電影中的情況與我們身處的社會豈不是十分相似嗎?

世界各地因各種歧視問題引發的衝突時有發生。當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後,你可能發現,事情的觸發點往往是來自人們不理解其他種族或與自己有所不同。只要願意踏前一步,了解社會上不同的人,或許就能避免不少爭執。

電影中三位女婿冰釋前嫌的一幕,正正就是他們開始聊天,並發現大家都對同一個生意點子有興趣。縱使來自不同的種族,願意溝通,了解對方後,便可能會像電影中的主角一樣,建立深厚的感情。

學生記者

Stephanie 香港浸會大學 Year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