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orial Blog

151期——編者的話

2018年7、8月號,來看看kidults背後製作團隊的心底話。


祝君安好

小記們畢業了,而我在這個月也正式踏入三字頭。回想當年,讀書時總想早日出社會工作,工作一陣子後卻又想回到校園。

畢業的感覺尤如脫籠小鳥,彷彿你所呼吸的空氣也比過往多了一份自由的味道。人們總說莫負青春,年輕沒負擔,犯錯的代價低,應該「想試就試,想做就做」,但慢慢你便會感受到體制的枷鎖,而社會對年輕人的包容也不如預期。

然而,不論被工作拖跨,還是身陷圇圄,我們不能因此而磨滅意志,希望三年又三年之後,你仍是當初的那個你。

「風雨不會沒了期 終於會等到夢寐
 全城在變遷 不減你是你」

Rex
副編輯

「搵工」雜談

正值畢業的季節,朋友間相聚的話題總離不開——「搵工」。

我們常說,求學不是求分數,大學也不是職業訓練所,讀大學並不應該只是「求就業」,而是「求學問」。然而,事實卻永遠是殘酷的。當你從學院畢業,正要準備踏入職場之際,你將無可避免地低頭,認清真正「大學的價值」——一張「職場入場券」。而這張「入場券」價值多少,便要看你這四年的經營。

學位屬於專業性的 (俗稱「有牌」,例如醫生、律師)、有大量工作及實習經驗的、有海外學習交流經驗的,全都是讓僱主加分的因素。而我這些出身寒微、修讀非專業學位的「窮書生」,就只能「等運到」,在茫茫職場大海中浮沉……

不過,正所謂「命運是對手永不低頭」!我們又怎能如此放棄呢?「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各位畢業生們,共勉之!

Angus 中文大學四年級

劉以鬯、饒宗頤與香港文壇

二零一八年的短短半年間,香港文壇損失慘重。先是國學大師饒宗饒,最近是香港著名小說家劉以鬯。作為對近代文學貢獻至深的人,相信大家即使沒有看過他們的作品,也一定有聽過他們的名字。劉以鬯的《對倒》、《酒徒》等著名小說更是創造了中國意識流文學。兩位文壇巨人的逝世固然令人婉惜,但這些文壇巨人的出現也像在提醒我們,香港也不盡是大家眼中的「文化沙漠」。

其實在過去一百年間,香港文壇確是百花齊放。張愛玲、蕭紅、巴金、也斯、西西、劉以鬯、饒宗頤、金庸、古龍、李碧華等等,大家必定會於書店裡見過這些名字,無論是散文、現代小說、武俠小說,抑或新詩,它們都源自於香港,或是在香港紮根。更甚者,在20世紀起,香港在特殊的歷史和政治背景下,發展出香港獨有的「香港文學」。你們能想像嗎?曾經翻開那些著名的當代文學作品,或許會覺得裡面的文字、故事、作者都離我們很遠。但其實曾幾何時,他們和我們呼吸著同一城市的空氣,感受著同樣的氣候。甚至他們小說裡發生種種故事的那條大街小巷,正是你我每天走過的路。

羨宜 城市大學四年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