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orial Blog

143期——編者的話

2017年11月號,來看看kidults背後製作團隊的心底話。

原地踏步?

兜兜轉轉,又回到傳媒行業。職位、薪金與五年前畢業時相同,好像有點不思進取,原地踏步。

看著這裹的小記,有點想念以前的自己。中學時期我便對傳媒感興趣,好想訪問不同的人,聽他們的故事,就像眼前的小記。然後我努力考大學修讀傳理系,順利畢業並當上記者,但最後我因為失望、灰心、徬徨而離開。

曾轉到其他行業,但還是覺得不適合自己。機緣巧合下來到 kidults,跟小記們一同構思題目、訪問、拍攝,「我思故我在」,感覺衝勁有少許被燃起。雖然傳媒生態依舊壓力大,而近年除了採訪,還要花更多心力在社交媒體方面,不過我還是很喜歡這職業。在kidults,還有一份使命,就是培育下一代記者。

也許這不是原地踏步,而是一個重新起步的機會。

Rex
助理編輯


論「成功」

由小到大,我一直覺得「成功」兩個字很深奧的,那當然不是因為筆劃多或是因為發音難唸,而是一直以來,沒有人告訴我「成功」的定義。

要在香港躋身成為「成功人士」並不容易,首先在學位方面,我們先要通過公開試的考驗,攀上大學後又要兼顧多類型的習作,轉眼畢業後又要迎接尋找工作的挑戰,然後又要在職場上拼得你死我活,好像每一天也要戰戰兢兢的面對各項挑戰。

縱然「成功」二字沒有客觀的定義,然而人與人之間難免有著比較。我們難免會討論那人會比較成功,而怎樣比較又是另一種學問了,究竟應從薪金方面比較,還是從社會地位,又抑或是從其感情生活等角度呢?

我們從不能左右一件事成功與否,畢竟「成事在天」吧。但若然你能夠在追遂目標時全力以赴,問心無愧的話,對我來說,你已經是成功的一群了。

Cyrus 香港公開大學 Year4


憂患的重量

曾經說好要交換憂患,彼此痊癒。但我怕你承受不了我的重量,在鑰匙還未鎖進生活的縫隙前,選擇先行離開。讓你還能承著微風穿過,自行延展生命的長度。站在小路的那端,看你劃過的天空,那割過的雲層、裂過的淡藍,逐漸拉長了淡薄的尾巴,一直看著你航行的軌跡,擴散、淡薄,最後沒出於微風中。原來憂患的重量是不承於風。

(記於雲南的旅途中)

雪瑩 香港中文大學 Year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