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荃灣屠房外送「港豬」最後一程

現代組織「救救港豬」則反其道而行,帶領市民近距離接觸即將被殺的豬隻,希望藉此讓參加者反思生命的議題。

text: 雪瑩(中文大學)        photo:雪瑩


素食主義在香港愈來愈盛行,除了因為健康外,關注動物權益也是當中的理念之一。古代人「君子遠庖廚」,是因為沒有勇氣了解食物產生的殘酷過程。現代組織「救救港豬」則反其道而行,帶領市民
近距離接觸即將被殺的豬隻,希望藉此讓參加者反思生命的議題。

救救港豬是什麼?
「救救港豬是今年二月成立的組職。組織定期帶領市民到荃灣屠宰場外的馬路,讓眾人目送豬隻送入屠場的最後一刻。「救救港豬是The Save Movement的其中一員,The Save Movement是由多倫多發起,全球現時約有一百二十個Save Groups,而香港是亞洲第一個有Save Group的地方。現時「救救港豬由四名核心成員組成,分別為馮一芯Samathe(創辦人),Joyce梁詠欣(主席及發言人),Ann Chan(財政),Heather L Cooper(活動籌備)。四位核心成員都是素食者,身體力行推廣組織理念:「希望令更多香港人關注農場動物,其中港人食豬的數量尤其龐大,豬亦是經常被矮化的動物,所以我們希望透過親身接觸,重新教育大眾,培育更多保護動物人士,引起更多人反思。

以五官感受死亡:
「在活動中,參加者可以用五官感受宰場現場,我們相信會令他們留下更深的印象。」每天大概會有五輛運豬車駛進荃灣屠宰場,參加者在過程將會嗅到豬隻強烈的氣味,亦會聽到豬隻在屠宰場內傳來淒厲的嗚叫聲,比起肉眼所見,聽覺、味覺參加者的衝突來得更大。「其實豬隻知道自己將要被殺。我們看著車後的大鐵籠,豬透過鐵籠的縫隙看著我們。有了眼神對望的時候,你就會感受到豬的眼神是多麼疲累與不安。」為了令大眾更了解屠殺豬隻殘酷的過程,「救救港豬會讓參與者戴上虛擬3D眼鏡,觀看豬隻被殺的錄影片,希望透過「親身目擊」殺豬過程,讓大眾對「屠殺」有更深刻的印象。

屠殺背後的真相:
Joyce提到香港的豬大部分都是由內地入口,所以在車內的豬隻已經顛簸了十多小時。「我們每次在現場都會看見,這些屠宰車的空間是十分擠迫的,豬隻得動彈得,甚至會把豬『層層疊』。有些豬身上有很多的傷痕,明顯表示牠們都受到合理的待。豬隻病死不但沒有得到妥善的處理,有些豬隻生病後仍會被殺並食用,我們很難完全確保我們吃的食物是安全的。」就好像我們常吃的漢堡是重組肉的產品,包括豬肉、雞、牛、肉丸子、香腸等肉碎渣組合而成,非單一的食物源頭更容易引起食物安全的問題,多食用亦對人體健康。

嘗試改變飲食習慣:
「我們並是要求大眾參加活動後,短時間內會變成一位素食者。我們希望的是大眾能多關注動物權益,以及食物生產背後的問題,慢慢地改變肉食的飲食習慣。」隨著時代的演變,食物不再只是維持生命的理性考慮,更包含善惡道德的訴求。有人認為肉食的生活習慣一時三刻沒法改變,甚至殘食生命是一件無法避免的事。那我們還可以做些什麼?即使我們無法避免肉食,亦可以提供一個人道的環境給動物,讓牠們臨終前有尊嚴,「到屠宰場不是參觀,而是送豬的最後一程。希望讓豬隻在臨終前一刻,知道我們感謝牠們為我們的犧牲。食肉或食素是個人的自由選擇,但至少我們要珍惜食物,才能無負家禽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