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Story

踏上歌星之路──許廷鏗

「只要我仍然拿着咪,我都會把歌唱好!」由超級巨星的舞台踏上紅館的大舞台,許廷鏗(Alfred)未曾忘記自己對音樂的初心,他更要尋回如「白紙」般最簡單、最直接的自己,傳承屬於香港人的廣東歌。

Text:Iris 浸會大學,Katniss 中文大學        Edit:Rex       Photo:HY



「只要我仍然拿着咪,我都會把歌唱好!」由超級巨星的舞台踏上紅館的大舞台,許廷鏗(Alfred)未曾忘記自己對音樂的初心,他更要尋回如「白紙」般最簡單、最直接的自己,傳承屬於香港人的廣東歌。

成為閃耀紅館的一顆星

紅館,是很多歌手夢寐以求的舞台,對許廷鏗來說亦不例外。第一次舉行紅館演唱會,Alfred表示他百感交集──期待、緊張、徬徨、忙亂……但令他最深刻的還是夢想成真的感覺。「這個舞台的地位在我心目中是十分特殊的。」眼前這個一舉手一投足都充滿自信的歌手,表示自己正在向歌星之路邁進。歌手與歌星雖然只有一字之差,但Alfred對此卻有不同的詮釋,認為兩者最大的分別是歌星增添了吸引別人追捧的力量,成為一顆閃耀的星星。


我的鏡子

於2017年,Alfred曾說當時仍未是開紅館演唱會的時機。2019年將至,到底在這一年裏他如何裝備自己呢?「我覺得曲風的多樣性是我最大的進步。」昔日他主打慢情歌,或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劇集歌,但現在他會涉獵更多不同的音樂領域。例如在《體操》一曲中加入跳舞元素,過往Alfred未曾為歌曲學習跳舞,這次可謂新嘗試。除此之外,他亦與巨星幫的王嘉儀合作,製作一首迷幻感的電子歌曲。對歌手而言,觀眾就像一面鏡子,Alfred從觀眾的眼中可看到自己,「籌備演唱會是了解自己的過程。」他形容自己的性格有少許倔強及主觀,而在舞台上就要讓觀眾感受自己。


「實體唱片=我的卡片」

Alfred喜歡透過與觀眾互動來了解哪些歌會植入學生們的心,特別是現今音樂變得全球化,相比往日的廣東歌,現在廣東歌的唱法不再傳統,多是混入了其他風格。「可惜美麗記億 你卻沒儲起」許廷鏗坦言,自己也有「背棄」廣東歌的時候。他的中學時期正值外國音樂流入香港之時,他曾沉迷於外國音樂,甚至瞧不起廣東歌。Alfred在《停半分鐘聽一闋歌》中找來陪伴了港人多年的「熱狗巴士」,他懷念昔日與母親乘搭的時光,但他概嘆「熱狗巴士 」在2012年已經退役,並沒有機會再次回味。「我不想廣東歌像這架巴士一樣靜靜地消失了。」因此他希望可以一直出唱片,唱片就等同於屬於他的卡片,令香港人繼續留意廣東歌。

卡式耳機的對話

「廣東歌有一種不可或缺的特色。」小時候坐在巴士上,戴着卡式耳機,聽着《K歌之王》的Alfred認為,字裏行間能最直接吸收歌曲所表達的訊息,「聽廣東歌好像有人跟你聊天一樣。」除此之外,Alfred還認為廣東歌能帶給他提示,新歌《白紙》正正是一個好例子。這提醒了Alfred要尋回最初的自己。廣東歌曾有輝煌、紅極一時的年代,這就證明了廣東話本身有其存在的價值。因此,Alfred想寫一首歌送給伴他成長,助他歷練的廣東歌。


堅持初心,不斷學習

身為一位香港歌手,Alfred希望可以身體力行在前線推動這個被稱為夕陽工業的廣東樂壇。他一方面透過突襲校園演唱,近距離與樂迷接觸,這群主宰音樂圈發展的「米飯班主」的熱烈反應和期待均令他印象深刻。另一方面他亦積極鼓勵新一代音樂人,不時邀請Buskers與他一起jam歌。他想,假若當年他作為新人甚或是在他身為學生參與歌唱比賽時,有知名歌手邀請他上台一起表演,讓他知道自己用心經營的音樂有人重視、有人欣賞,給他廣東歌樂壇仍有希望的信心,那會是多大的鼓舞!

在鼓勵新人的同時,這些年輕歌手和唱作人也教會Alfred很多事。新一代接觸音樂的方式和種類正不斷變更,由當年卡拉OK熱唱榜的單向傳播到現在於互聯網全球性的覆蓋,由韓流到歐美曲風,若非與他們交流,Alfred也未能見識那些千變萬化的音樂「新物種」。而令他格外難忘的一次經歷是一次偶然在Instagram上看到一位歌手於某間cafe的表演影片,影片只有短短十五秒,沒有任何歌手資料,卻令Alfred十分欣賞,反覆loop了很多遍,終於在機緣巧合下,在Youtube片中看到一位樣子很相似的人,便發現那位歌手是自己一次與謝安琪演唱香港大學校歌時,在背後伴唱的明我以德合唱團中,某個busking組織的成員旗下的藝人,但當時他也沒辦法立刻聯絡上。一直等到某次Alfred在家無聊開直播,按那位歌者的影片,有網民告訴他,那位神秘的歌手是吳林峰,Alfred才終於結識了他並成為了好朋友。

用上這麼多時間成功尋找一個人,這段奇妙的緣份讓他珍而重之。吳林峰唱歌並不完美,有懶音和音準問題,但Alfred在他的歌聲中見到從前的自己,那個簡單、自由、想唱就唱的自己。他決心要在開紅館演出前找到那個懷着初心的自己,要有感而發地寫歌、唱歌。他希望他的音樂品牌有種不考慮商業、只代表自己的純粹,可以代表一部份樂迷的心聲,引起共鳴。就如《青春頌》即使唱了超過一千次也不會覺膩,每次演出都好像把自己的一部份拿出來,有截然不同的感受。


「有咪揸嘅一日,我都要唱到最好」

回想起當年第一屆巨聲幫紅館演出時,Alfred仍是一位牙科四年級學生,化妝枱上一旁放置着歌詞,一旁則是牙科筆記,面對第二天的期末考試,他表演過後,便要立刻趕回家溫習,連慶功也沒出席。應接不暇時固然有想放棄的時候,他曾思考是否該選擇其中一條路走下去,但縱然有如此多令他畏縮、想放棄的時刻,他還是一一捱過了。又是歌手又是牙醫的雙重身份更令他有信心再沒有其他東西可以難到自己。回顧當初出道的第一屆「巨聲幫」,他驚訝地發現自己不僅在云云四千位參賽者中脫穎而出,雖然最終沒有於比賽中奪冠,卻是唯一一位成功發行唱片的。

哥哥張國榮在一個訪問中自信滿滿地說:「我張國榮就是演出的保證,你哋夠膽噓我?」看似是妄自尊大的狂言,但是哥哥口中說出的卻是鐵一般的事實,因為確實不曾有人看到他在舞台上失準。究竟他要在背後下多少苦功才能得以訂立這個水平,換來說出這句話的資格?

由當年那個年少青春放任,跟三五知己在街上大聲吆喝地唱歌的Alfred,轉眼間踏上紅館的舞台,這是一個多麼彌足珍貴的經歷,多少人窮盡一生也未必能實現的。感恩自己的星途尚算順利,Alfred有感要對這份幸運負責,因為他深知降臨在自己身上的掌聲和歡呼聲並非必然,更重要的是他有幸站在那個曾站着一顆耀眼巨星的紅館舞台上,讓Alfred知道自己不只是位歌手,而是一位歌星,他不能任性惰懶,不把這一切當作一個商業活動,「只要我仍然拿着咪,我都會把歌唱好。」這是他對自己的承諾,也是對舞台的尊重。


To kidults:
「In a way you’re a kid, in another way you’re also an adult. 每個人都在學習如何在找尋自己初心的同時,平衡現今社會發生的事和自己需兼負的責任,記得在做想做的事的同時,亦要緊記自己想做這事的原意。老土也要說句,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