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Story

廣播界綠谷出久──阿檸

人人都想當最厲害的超級英雄,但903 DJ阿檸卻反其道而行,視《我的英雄學院》中毫無天份的綠谷出久為自己最想做的動漫角色。究竟綠谷出久對阿檸有甚麼吸引之處?是否只有擁超能力的人才能拯救世界?或許阿檸的故事能給大家一些啟發。

Text:MichelleW (中文大學)        Edit:Rex       Photo:HY 鳴謝:海賊王One Piece Summer Park



人人都想當最厲害的超級英雄,但903 DJ阿檸卻反其道而行,視《我的英雄學院》中毫無天份的綠谷出久為自己最想做的動漫角色。究竟綠谷出久對阿檸有甚麼吸引之處?是否只有擁超能力的人才能拯救世界?或許阿檸的故事能給大家一些啟發。


動漫道理藏在招式內
社會上不少人都認為看漫畫會荒廢學業,武打情節更會令讀者學壞,然而對自中學一年級起迷上動漫的阿檸來說,漫畫並不止於娛樂,而是能透過實質的情節,讓我們學習用不同態度面對世界所有無以名狀的感情。「事情的意義都不是作品主動傳遞予讀者,而是我們賦予作品意義。」阿檸以他最喜歡的動漫《銀魂》為例,指出動漫與書店熱賣的心靈雞湯一樣,都能涵蓋很多人生哲理,「第一卷中有一句『所有學懂珍惜的機會都是靠失去來獲得的。』如果不經歷一些事情、一些失去,我們是永遠不能洞悉這些道理,但即使曾經失去,我們也會很快忘記要珍惜。其實漫畫裡有很多這類型的道理,如不逐格仔細閱讀,我們不能把它發掘出來。」的確,不好好細讀,又怎會明暸蘊藏在綠谷出久one.for.all 招式內的大道理呢?

人做我唔做 殺出新血路
越來越少人有聽電台的習慣,《毒檸王國》以分享動漫為主題,這類新穎的題材會否難以吸引習慣聽流行音樂、時事節目的聽眾呢?阿檸卻有另一番見解,「相較電視劇和電影,社會不乏出色的影評人和煲劇達人。戲和劇的篇幅較短,較難融入生活,很容易忘記曾領悟的道理;相反,動漫因為要等待下期出版的關係,讀者會不斷翻看以往的情節,猜想可能會出現的伏線。當我們這麼仔細讀漫畫的時候,當中人物的信念所帶來的影響亦會較深。」至於節目有多少人收聽,阿檸坦言並不介懷,反而視節目為紀錄自己想法變化的日記,「回顧五年前的節目,我不明白那時自己的想法,每星期就像有一個全新的『我』。我不想做一個一成不變的人,我希望自己能經歷更多漫畫主人翁的生活,擔任不同角色、嘗試用不同角度思考。」

經歷不同人物生活看似遙不可及,阿檸最近在舞台劇表演中卻成功實踐。以往他雖然曾舉辦校園舞台劇,不過礙於要同時負責統籌和宣傳工作,未能好好享受演出。「今次我只負責演出,準備工夫雖然艱辛,但很高興能和一班志同道合的人做一件想做的事。就像在漫畫裡,我們能看到英雄人物耍出華麗的必殺技,卻從未看過他們的訓練有多艱辛,今次的舞台劇讓我有機會切身感受這些漫畫沒有紀錄的片段。」


支力會不支力
阿檸為電台節目成立歪理教和支力會,專門向聽眾放負和宣傳歪理,這樣做豈不令早已壓力「爆煲」的都市人接收更多負能量?阿檸笑著解釋:「支力會全名是『支付你一切力量去獲得和學到東西的學會』,不但不會放負,還會令人變得更積極呢!」聽名字好像很吸引吧!不過阿檸承認人總會因面對工作、感情和財政狀況而感到疲憊,但當大家知道世界上很多人和自己面對同樣的困局、不是只有自己不幸的時候,感覺會較好,不會太無力。既然如此,社會是不是需要更多負能量來平衡現實與理想?阿檸搖頭:「負能量不是需要與不需要的命題,它本身已經存在於這個世界。我們不需要這麼現實地對待身邊的事,有時候生活開心就已經足夠,因為大家所得到的開心是遠遠超過你所經歷的痛苦。以歪理教的觀察,平日滿腔正能量的人才是最消極悲觀的人,何況所謂的正能量不是說有就有的。」

做自己 無顧忌
近年社會出現不少兩極化的議題,有人為免得失某方而拒絕發聲。作為公眾人物的阿檸卻未因此抗拒表達意見,反而努力不平則鳴,真誠地做好自己的節目。「任何一件事情都會有不同角度和利益者,當我選擇支持A,我就會得失B。作為一位主持,我可能是要用支持B的角度才不會惹批評,但我認同A的看法,那做回自己演譯的角色,還是做回自己呢?這個抉擇是困難的,永遠做自己的話會失去很多,但只要從第一天開始選擇做自己,你就從來沒有失去,那些所謂『我本來會得到的利益』都只會是自己估計會得到的東西。只要這樣想,利益與真誠的問題就不是問題。」阿檸又認為做人應抱持自己的信念、相信自己,不能將所有感受都深埋心中。「如果人沒有信念,下一秒隨時會表達和之前不同的相反意見,出現破綻,別人就會覺得你隨風使舵,沒主見。當我不認同別人時,我會選擇據理力爭,而不會因為我是一個『咩咩咩』的人,就要裝作豁達,全盤接受意見。真誠做自己,這大概就是聽眾喜愛阿檸的原因吧!


遇上歐爾麥特
在《我的英雄學院》中,綠谷出久冒著生命危險拯救別人,因而獲伯樂歐爾麥特賞識,更獲賜前所未有的力量。現實中,阿檸的「過人」履歷同樣得到伯樂兼903創作總監林若寧的垂青,獲聘加入電台達成當主持的夢想,林若寧無為而治的放任亦給予阿檸很多創作空間,做自己喜歡的節目。除此之外,阿檸在其他前輩身上亦得益不少,不可不提的是被他視作師父的急急子,「急姐常教導我要好好待人,千萬不要自恃有向大眾發聲的平台,就肆意攻擊別人。她又囑咐我要小心對待這份工作,否則會受到很多不公平的對待,如果我們不用謙卑的心去處理這些對待,我們是不會在當中有所得著。」阿檸亦受節目拍檔鄒凱光和舞台劇拍檔蘇耀宗的處事方式影響,「灘叔和急姐正好相反,他教我要做自己,不能太介懷別人的想法;而細蘇不矯揉造作,耐心教我如何做好一個音樂節目。」急急子的謹言慎行、灘叔和細蘇的坦率自然,阿檸在三位前輩中取長補短,取得平衡,逐步銳變成一個有自己風格的英雄。

英雄也要交家用
雖然人生不能單以歲數來劃分階段,但三十而立的成長關口似乎困擾不少人。即將踏入三字頭的阿檸也不例外,他覺得自己在這幾年的改變不大,於是四出訪問身邊同樣快三十歲的人,看看他們的感受。他憶述一位朋友的看法:「三十歲是三字頭當中最年輕的一群,前輩看到你不其然會流露對你信任的眼神,不知為何不再覺得你青澀幼稚。」阿檸對此十分奇怪,「原來成長就是別人毫無原因地欣賞自己,亦有可能是毫無原因地不認同自己的能力。那麼我們只好做好自己,畢竟別人怎樣想是無法控制的。也許這好像很兒戲,但這大概就是成長的好玩之處吧!」至於未來路向,曾參演舞台劇和當電視清談節目主持的阿檸又有否想轉行呢?阿檸坦言他經常幻想自己不久後便能放下主持工作四處流浪,但礙於未能找到一個能同時流浪和給家用的方法,所以只好繼續當主持。看來成長的課題中,難倒眼前這位英雄的不是甚麼心態轉變,也不是別人的看法,而是如何準時付家用。


To kidults
「如果覺得那comfort zone真的comfortable,那就留在你的comfort zone內。儘管不可以令你更舒服,也不一定要強迫自己走出去,做自己其實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