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vic

人權與法治——私隱條例下的攝影自由

現今香港講求Like&Share,事無大小都必定是先拍攝及發布,然而,「攝影自由」是否免死金牌,在公眾地方拍攝而不受任何限制呢?

Text: Angus (中文大學)        Edit: Rex        Photo: 網上圖片


 

不少國際攝影比賽近年均增設手機組,以表揚以手機拍攝出優秀作品的攝影者。智能手機的攝影功能愈來愈出色,解像度不斷提升,一機在手,每人都可以成為攝影大師。尤其現今香港講求Like&Share,事無大小都必定是先拍攝及發布,然而,「攝影自由」是否免死金牌,在公眾地方拍攝而不受任何限制呢?

個案一:藝人私隱 VS 公眾知情權
一對夫妻在便利店的雜誌架前:
Sam:現在的藝人還真不要臉,居然在家中的大廳親熱!這麼丟臉的事,當然是要關好門窗在睡房中才做!
May : 老公,你這樣說就不對了!那是他們的家,他們當然喜歡做甚麼也可!
Sam : 老婆,他們是藝人。他們當然應想到會有記者拍攝他們家中的情況,難保這是他們和記者串通做新聞的。
May : 藝人始終都是普通人,也有自己的私生活。傳媒這樣是拍攝他們家中的情況,是種偷拍行為!把這種行為訴諸於公眾知情權的藉口上,更是可笑!

香港的娛樂記者會以「狗仔隊」方式貼身追蹤藝人,甚至偷拍私生活的情況。2011年,三名藝人向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投訴在家中進行私人活動時被偷拍及有關相片被雜誌刋登。事實上,任何個人(不論其社會地位及職業)的私隱均受保護;私隱受保護的權利不應因藝人的身份而被剝奪。縱然傳媒有「第四權」之稱,能擔當監察政府機構或藝人不當行為的角色,若涉及他們的私生活,即使公眾有興趣知悉,亦不等同於涉及公眾利益,不能以「公眾知情權」作為藉口刊登。作為市民,我們一邊閱讀娛樂雜誌一邊「吃花生」的時候,也應該反思一下如何在尊重藝人的個人資料私隱與公眾知情權之間取得平衡。

個案二:攝影自由 VS 個人私隱
在尖沙咀天星碼頭對出:
小明:這裡的風景真美!就讓我用相機把這風景拍下來!
小美:你在做甚麼?為甚麼要拍我?
小明:我不是在拍你!我是在拍這美麗的街景!你無權管束我!
小美:我不管你是不是在拍風景!總之我就不容許我的肖像出現在你的相片中!快給我刪掉!

香港有不少人熱衷於街頭拍攝,喜愛以鏡頭觀看街景。然而在香港,街道上無時無刻都充滿了人的蹤影,難免會把路人攝入鏡內。在法治的規限下,攝影自由可凌駕他人的「肖像權」及個人私隱權嗎?

一般而言,若使用相機以拍攝他人的影像,並將之儲存,以用作識別有關人士的身份,便有機會涉及收集「個人資料」,須遵從《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私隱條例》)。條例規定,收集個人資料的方法必須合法和公平。

曾有攝影雜誌去信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查詢街拍會否違反公平收集個人資料的原則,公署解釋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拍攝者是否有意圖識辨被攝者身份。例如小明在未取得小美同意下拍了小美的照片,若目的是為了識辨小美的身份,便有機會違反了《私隱條例》中須以公平方法收集個人資料的原則。

即使拍攝時沒有意圖識辨被攝者身份,但在現今的社交媒體大世代下,講求Like&Share,最好的做法還是在發布有第三者影像的照片前先取得有關第三者的同意。小記明白有時追求自然的感覺,拍攝前都不會詢問被攝者,以免他變得造作及生硬,但事後大家可以向被攝者坦誠說出拍攝目的及用途,尊重被攝者,得到他的同意才發布照片。

近年,不少香港攝影師的作品均在國際比賽中獲獎,如大家都能遵守法治,尊重他人的私隱及意願,定可好好運用基本法賦予我們的攝影及出版自由,把攝影的樂趣推廣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