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藍橘子.21世紀講故佬

網絡世界裡,他是變態殺人狂「橘子女王」,又是「鬼」話連篇的「萬用上帝」,但「橘」子裡卻是一個抵死幽默的講故佬。

text_珊(中文大學)        photo_Scarllette


藍橘子,2011年開始在高登講故台寫鬼故;2016年底,憑著網絡小說《我是技安,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這個藍色的橘子漸漸為人所認識。網絡世界裡,他是變態殺人狂「橘子女王」,又是「鬼」話連篇的「萬用上帝」,但「橘」子裡卻是一個抵死幽默的講故佬。他是網絡作家、KOL、又是電影、漫畫編劇……究竟這個新世代的講故佬一路是如何走來呢?

 

【不愛看書的作家】

今時今日的藍橘子,每日都會出兩個Facebook帖文,又要寫專欄、小說、劇本,但原來小時候他不愛看書,也不愛寫作,整天只會看漫畫。「有一次,我看完一本漫畫後,我覺得我可以改寫結局,於是到文具店買了一疊紙。最後我花了一個小時確認自己不是畫畫的材料,於是我又想像怎樣可以將自己天馬行空的意念寫出來。」就這樣,藍橘子開始在高登講故台上寫作,但由於沒有寫作基礎,當時他的小說飽受高登仔批評。但他並沒有灰心,手不輟筆。「我的文筆不好,所以要將勤補拙,不斷寫作,不斷看書。那時候我最常看九把刀的小說,之後又看了很多日本的短篇小說。」不斷累積的閱讀,都成了藍橘子寫作的養分。

 

【小故事 大道理】

藍橘子的作品體裁豐富,寫過奇幻小說、鬼故、愛情小品、潮文、專欄文章和劇本等,但無論小說或散文,總離不開利用一個小故事包裝大道理。例如他在《我是技安,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中,將《多啦A夢》角色在30歲時的轉變——靜香嫁給小夫、大雄一事無成,來控訴社會過分重視物質,階級差距懸殊。此外,在《消滅曱甴之戰 | 我與曱甴的一段情》中,透過寫家裡出現大量曱甴,而母親卻習以為常,諷刺大眾對社會問題的不聞不問。「我中學時不愛聽書,沒甚麼資格說教。但我覺得故事的力量很強大,可以讓道理更深刻。」

 

【妥協是為了做想做的事】

在這個年代,出過幾本書,並不代表自己成名,藍橘子一開始寫的是奇幻小說和鬼故,並不是市場的主流。就在寫作的第二年,他已經出版了五本書,但書局裡仍找不到自己的著作,粉絲數目亦越來越少。對藍橘子打擊最深的是,出書第2年的簽書會中,自己的面前早已沒有粉絲,而下一場是忌廉哥的簽書環節,忌廉哥的粉絲早已在外面「打蛇餅」。「我是一個膚淺的人,看到別人的讚好數字比自己多,就會不忿氣。」為了繼續在寫作這個行業立足,藍橘子決定迎合市場,多寫愛情散文,推出《唔好帶女朋友……》系列,內容大多取材自日常和女朋友小豆的相處點滴。同時他開始寫專欄和潮文,以小故事包裝大道理,諷刺社會的荒謬。結果,他的粉絲人數亦慢慢由出書第三年的一萬人增加至今天的57萬人。但藍橘子最愛寫的,始終如一,是奇幻小說。「為了做自己想做的事,必須要做很多自己不愛做的事。」現在他每星期也會寫一篇奇幻小說,顧及人氣的同時,也讓自己做喜歡的事情。

 

【呃like有妙計】

當今的作家只懂寫書,是遠遠不足夠的,還要經常在FacebookInstagram上出圖,吸引更多人讚好。打開藍橘子的Instagram,不難發現裡面很多都是配有金句、大標題的繪圖,但原來藍橘子對繪圖毫無認識。為了學習在電腦上繪圖,藍橘子自學了PhotoshopAI,甚至買了Macbook和畫板,研究如何在標題上下功夫,讓更多人注意到自己的文章。「大部分人在Facebook上看到你的標題,只會花兩至三秒時間去決定要不要繼續閱讀,所以標題要簡短而且搶眼。」難怪現在他的標題總是十分搶眼,引起大家共鳴,例如「我是榮恩衛斯理,我想說的是…」、「男人一生,總共花多少時間等女友去廁所?」但結局往往讓人意想不到,就像「藍橘子」這個名字,你以為你吃的是橘子,但裏面卻是藍色的。他直言,最終目標是:「希望有一天,由別人去編寫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