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鐵閘裡的香港故事 – 「城市閘誌」

就在某個街道的轉角處,你會發現一些色彩繽紛的鐵閘。鐵閘上也許畫著一位理髮師、一架織布機,又或是幾個可愛的卡通人物。這些具特色的鐵閘為沉寂的街道增添了一絲活力。它們就是集藝術與人情味於一身的「城市閘誌」。。

Text:Cindy (香港城市大學)        Edit: Rex        Photo:Eden


深夜,差不多所有店鋪都已關上。街上的行人稀稀落落,一道道灰色的鐵閘緊閉著,更顯街道的冷清。然而,如你最近深夜在深水埗、油麻地及旺角這三個地方走過時,可能會有意外驚喜。也許就在某個街道的轉角處,你會發現一些色彩繽紛的鐵閘。鐵閘上也許畫著一位理髮師、一架織布機,又或是幾個可愛的卡通人物。這些具特色的鐵閘為沉寂的街道增添了一絲活力。它們就是集藝術與人情味於一身的「城市閘誌」。

「城市閘誌」展出香港故事

「城市閘誌」是一項社區藝術計劃,由香港青年藝術協會主辦,渣打香港150週年慈善基金贊助。計劃中,藝術家與傳統行業的店主合作,以藝術創作記錄口述歷史和地區故事,把人與社區緊密連繫,留住屬於香港的集體回憶。每一道閘背後,都代表著一項傳統行業,交織著一個個獨特的香港故事。計劃由2017年首次推出至今,鐵閘藝術作品已經遍佈灣仔、上環、深水埗、旺角、油麻地等各地,覆蓋共四十多間店鋪。

用鐵閘畫出店鋪獨色

榮興單車的老闆鍾先生是參與今次計劃的店主之一。榮興單車是油麻地的一間舊式單車店,所售賣的單車以代步和送貨為主。鍾先生表示,他從事單車生意已有50餘年。自十五、六歲起便跟家人從廣州到香港生活,後來繼承父業,把單車店營業至今。可以說,單車養起了自他父親起的三代人。提及單車,他總能滔滔不絕:「從事這個行業使我認識了很多不同種類的『街車』。以前單車十分普及,各行各業都會用單車。有人用單車代步返工返學,有人用單車送貨。」隨著交通發達,單車已從生活的必需品變成消遣品。越野單車、比賽單車等專業的單車漸受追棒。然而,即使時代變遷,鍾先生仍堅守舊業,仍然以平民的代步、送貨單車為主,默默為時代留下見證。

當拉下鐵閘,我們便可以看到鍾先生的樣子以及他身旁的一輛單車。背後配上色彩繽紛的背景,為整個畫面增添活力。負責這項「閘作」的塗鴉藝術家Smile Maker 指,他們在創作前,會先與該店老闆作個人訪問,了解這間店鋪的故事。然後,再拍下老闆的樣子,配合老闆與這行業的故事創作。「這鐵閘上的鍾先生是他向我們介紹單車產品時的樣子。這幅畫作的風格可謂是寫實而帶上少許畫味。而色彩繽紛的背景則代表我們希望把歡樂帶給整條街道、整個公共空間。最少行人途經時會吸引他們『望兩眼』。」

「閘作」中的五味陳雜

透過別具特色的藝術畫作,能為社區增添活力,背後的一眾藝術家功不可沒。談及創作過程,藝術家Smile Maker道出了不少辛酸。相比平坦直白的外牆,彎彎曲曲的鐵閘更難用於塗鴉創作。「和普通外牆相比,鐵閘比較多塵,相對較難上色。而且鐵閘表面彎彎曲曲,做漸變效果時會較難。」除了鐵閘本身,創作時間也是對藝術家的一大挑戰。由於店鋪日常需要營業,所以畫作只能在晚上進行。由起稿到上色,一般要於一個凌晨內完成。「最麻煩的是店鋪沒有燈,我們要於晚上自行搬射燈到閘前創作。」

雖然創作過程艱辛,但同時也為藝術家們帶來濃厚的街坊情懷。計劃初期,街坊們不了解塗鴉藝術,一度誤以為藝術家們想破壞公物,甚至揚言要報警。但後來街坊們漸漸了解這個計劃後,他們紛紛表示支持,從而拉近了彼此間的距離。「曾經有一位婆婆,她拿著由食物骨頭砌成的雀仔向我們介紹她的『藝術品』。」對Smile Maker 來說,塗鴉的吸引之處,就是透過街頭藝術接觸大眾,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這個計劃中,他們經歷了創作時的酸苦,也感受到街坊人情味的甘甜。

後記 – 在手機中看「閘作」

為了讓大眾在營業時間也能看到各店的鐵閘作品,「城市閘誌」推出了手機應用程式。只要來到店鋪前,打開手機程式,開啟AR相機對準店鋪,便可以看見虛擬的鐵閘藝術作品。若擔心找不到相關店鋪,該程式也會提供深水埗、油麻地、灣仔等主題的導賞路線,方便市民發掘不同鐵閘作品的位置。